評藏傳佛教在臺灣發展過程中的弊端 第十四則:另一則讓人搖頭嘆息的事件

更新日期:2017/02/01     08:00

(真心新聞網採訪組臺北報導)此則所說,乃屬「西藏喇嘛教」護法神祇的信仰問題。

西藏之聲問:「這里我想請您談一下,藏傳佛教面臨的另一個問題,即兇天的信奉者們,對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作出的污衊詆毀。據您的了解,臺灣信眾中是否仍有人不了解「兇天」的真面目?還有,兇天問題,跟我們剛才談到的其他傳承詆毀密宗、或個別人假借藏傳佛教名義而謀私欲等情況,這些問題的性質是否一樣

https://www.tibet.org.tw/news_detail.php?news_id=7614

在談這之前,要先說明,西藏喇嘛是依靠這「神諭」來運作許多重要事情的。所謂的「神諭」就是利用通靈的人來問事情。然而,喇嘛所問的對象,并不是佛菩薩,而是鬼神。

達賴喇嘛認為:「我不但相信神靈,而且相信不同的神靈!?乃瓊神諭(白哈爾),就是屬于這一類。我們認為這類神靈是可靠的,因為,一千年來,他們所指示的應驗了。」*瑞士報紙Tagesanzeiger 1998323日報導,出于Trimondi, 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: Sexualit?t, Magie und Politik im tibetischen Buddhismus, 1. Aufl., Düsseldorf, Patmos-Verl., 1999, p. 548

這就是透過類似華人所謂的「乩童」來傳達鬼神的意思,以明事情的吉兇等等。「乃瓊神諭」即是請原本在乃瓊寺喇嘛來當召喚鬼神的乩童,而所迎請的鬼神是歷史上的蒙古族兇惡主戰神Pehar白哈爾,他贏得了達賴喇嘛的信賴,成為西藏喇嘛教王朝最頂級的神諭主尊。

至于達賴喇嘛言下之意的「不可靠的一類神靈」又是誰呢?這就是先前西藏之聲所稱的「兇天」了

兇天又譯為「雄天」。

雄天白哈爾兩個鬼神之間素來不睦,據Trimondi考證:「白哈爾在1996年諭示,雄天信仰將會危及達賴喇嘛的生命以及西藏的命運;而雄天神諭,則反過來宣稱,這幾年來白哈爾為達賴喇嘛所作的預言,都是錯的。」(*p.557)顯見兩個鬼神互相嫌棄。

兇天本身也是格魯派黃教達賴喇嘛這一教派的護法鬼神,然而,西藏傳言他生前和達賴喇嘛五世有過節,可能因此被害死?所以,雖然死后成為西藏的護法之后的達賴喇嘛都對兇天不具好感。

而受得達賴喇嘛極度青睞的超級鬼神顧問—白哈爾,又帶給達賴喇嘛什么樣的影響呢?Trimondi在前述著作中提到:1976年時,達賴喇嘛決定不再與「兇天」鬼神有所牽扯,因為「兇天」和達賴喇嘛供奉的三尊護法鬼神互相沖突,其中包括了達賴喇嘛極為信賴的白哈爾。(p.551)可說鬼神之間發生了重大的決裂。

到了1996年,達賴喇嘛干脆在法會中宣佈,請「兇天」信仰者直接離開會場,否則達賴喇嘛自身會因此而喪命。(*出自 Kagyü Life 21-1996, p. 35,引自于前述Trimondi著作p.552

1996

330日,西藏流亡政府採取了更激烈的手段―正式禁止「兇天」的崇拜。(*Trimondi, p.553

激進的達賴喇嘛擁護者,使得局勢起了更大的變化,最后在〈西藏三區公約〉中規定:兇天的信徒「不準出國旅行,不準領取退休金、國家幼兒補助、社會補助除了取消上述的權利與福利外,達賴喇嘛流亡政府更「禁止藏人閱讀兇天經文,相關典籍都得付之一炬」。*Trimondi, p.554

這樣的作法已經是有點過了頭了,不免引起了兇天信徒的強烈反彈,后來兇天事件就漸漸發展成為國際事件。

因此,我們來看所謂「藏傳佛教」的喇嘛,表面上說是信受佛法,實質上卻是信,而且還讓兩個護法鬼神發生了內斗。神諭盛行的喇嘛教,宛若民間信仰一般,隨時上演鬼神大戰來爭取信眾的擁護;可知喇嘛教已然失去佛教清凈的本質,也遠離了菩薩。原本應該供奉菩薩的佛殿變成了供奉鬼神,因此喇嘛教廟宇有著許多鬼神護法的塑像,而不全然供奉清凈的佛菩薩圣像。當華人佛教乩童鬼神來看待民間信仰時,而喇嘛教的信仰方式也和華人民間信仰一樣,已非華人心目中的純凈的佛教信仰。

至于西藏流亡政府採取了高壓的政治手段來排除宗教上的異己,這是否合乎人類文明的走向,抑或符合達賴喇嘛口中的「和平」?這則是可受公議的課題。

再回到向鬼神崇拜、問事的議題上,達賴喇嘛被西藏傳說為 觀世音菩薩的化身,這點顯然與事實不合,也因此達賴喇嘛從不這么強調或承認;因為如果達賴喇嘛 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自然無須向鬼神迎請開示以占察吉兇,反而會進一步攝受調停這鬼神之間的糾紛。若說達賴喇嘛僅僅是一位仰慕 觀世音菩薩的學人,那么達賴喇嘛應該轉向 觀世音菩薩禮敬而摯誠請求開示。然而,達賴喇嘛并不是如此作,他離棄了佛菩薩,而選擇向鬼神祈求民間信仰方式,并將許多的鬼神請入了喇嘛殿供奉

對于外界稱達賴喇嘛是「觀世音菩薩化身」的這件事情,達賴喇嘛自己倒是有個比較客觀的說法:在以「達賴喇嘛」為名而主推的網站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」上,達賴喇嘛在「流亡中的自在」的〈前言〉說:達賴喇嘛』的意涵,言人人殊。有些人認為我是大悲觀世音菩薩的化身,也有人視我為『法王』。然而在一九五○年代末期,我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大委員會副委員長。隨后我從西藏出走,展開流亡生涯,即遭詬詆為反革命分子與寄生蟲。無論上述稱謂如何,均非我本意。我認為『達賴喇嘛』是一個示現個人職務所繫的頭銜。在下僅是一介凡夫,一個不經意間走上僧途的藏人。

http://www.dalailamaworld.com/topic.php?t=370&sid=56a820929e66f1cafad8368573b477b7

上述的說法,吻合了達賴喇嘛熱衷問事于乩童鬼神的事實。正如達賴喇嘛所自己承認的,他確是「一介凡夫無法不向鬼神靠攏由西藏喇嘛教護法鬼神之間的斗爭,延伸到西藏喇嘛教內部信仰的分裂,兩邊信眾撕裂了對彼此的信任,各自急著要對外說出「真相」,讓外界看到了西藏喇嘛迷惘。這樣歸依鬼神、向鬼神靠攏問事的心態,實在離真正的佛教越來越遠,令人遺憾。(採訪組報導)20170201

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

轉載自正覺教育基金會全球資訊網http://foundation.enlighten.org.tw/trueheart/483

關鍵詞: 藏傳佛教 , 喇嘛教

上一篇: 假三寶與真恐嚇 宗喀巴著《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》的評析?之五十七
下一篇: 上了賊船只好作賊 宗喀巴著《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》的評析?之五十八

相關文章
訪客評論
目前還沒有人評論,您發表點看法?
BBIN体育BBIN体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