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上瑜伽修行真相

  保護臺灣女性,必須了解喇嘛教的根本教義

  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,就是與女信徒性交!

  ─修習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是暗中為將來學密的性雜交作準備─

  喇嘛性侵婦女新聞摘錄:

  “趙見妻子不肯承認,立即拿出自己的手機,放出錄下的女子呻吟聲…黃女一時驚愣,才承認和貝瑪堪仁波切發生過性關系。”(三年前,2008.03.12《自由時報》)

  “白天他(敦都仁波切)是個莊嚴傳道的活佛;晚上竟搖身一變,和女信徒十指緊扣逛街,一起過夜!”(三年前,《壹周刊》第308期)

  “女尼哭著回憶道:‘他(林喇仁波切)簡直是禽獸,我愈掙扎他卻愈興奮,甚至前后抖動,似乎很享受那種感覺。’”(四年前,《獨家報導》943期)

  “名為‘佐欽林喇仁波切’的喇嘛,八年來不僅性侵多名女性,更假借名義騙取信眾大筆金錢。”(五年前,95.07.14臺北市議員林奕華辦公室新聞稿)

  “赤珠(仁波切)撕破了我的衣服,我抵抗不了他的蠻力,事情就這樣發生了。”(十九年前,《時報周刋》四十八期)

  那名媽媽說:“羅桑!你對我女兒干出了什么事! 你不知道嗎,她還那么小, 她只是國小, 她還只是小孩子啊!”(半年前,臺中甘丹○○佛學會部落格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gadencenter-taiwan/article?mid=683&prev=-2&next=-2&page=1&sc=1#yartcmt)

  喇嘛詭異密法大解密:

  “尊貴”的達賴喇嘛的書中說:“…性高潮的時候,會自然地經驗到明光的微細層次…進一步發展的最佳機會是性交。”“樂的經驗得自三種狀況:一是射精,二是精液在脈中移動,三是永恒不變的樂,密續修行利用后二種樂來證悟空性。”(摘自《西藏佛教的修行道》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出版)

  嘉華仁波切(達賴喇嘛)的祖師:“至尊”宗喀巴,“至尊”是怎么教導喇嘛們呢?

  “講授完密宗雙身法的經典內容后,要進行實際的秘密的智慧灌頂,也就是要由上師和九位女子明妃一一進行交合,這些女子必須是十二歲到二十歲的各種年齡;然后將交合后的紅白菩提種子淫液,注入弟子的口中。就這樣子,進行四灌頂中的第三灌頂,先與一位明妃交合,進入性高潮,再與九位明妃交合,所取得的甘露淫液,來為弟子灌頂。”“為講經等所傳后密灌頂,謂由師長與自十二至二十歲九明等至(與九位明妃同時到達性高潮),俱種金剛(雙俱男女淫液的金剛種子)注弟子口,依彼灌頂(依這種方法來作秘密灌頂)。如是第三灌頂前者,與一明合受妙歡喜(與一位明妃共同合受性交的快樂歡喜);后者隨與九明等至(第四灌是喇嘛隨即與九位明妃共同到達性高潮),即由彼彼所生妙喜,……(而認為自己成佛了)。”(摘自密宗至尊宗喀巴著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)。

  宗喀巴最重要的思想,記錄在二本《廣論》之中,要先修習《菩道道次第廣論》,然后再修習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。

  【臺灣多年以來,由新竹鳳山寺日常法師長期推廣的“廣論研習班”,就是專門教導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特別喜歡招攬高階知識分子(例如學校的教師、公務員)加入,再藉由這些教師當做種子,向外推廣《廣論》思想。

  日常師父說:“(宗喀巴)尊者還修了一種法叫明禁行,他能使自己學的三摩地定很堅固,不被動搖,那是一種特別的方便;尊者專門修這個,修得很有成就。”,什么是“明禁行”?

  宗喀巴在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說明禁行是:“授明妃禁行的意思,就是在第四灌頂后,上師將明妃女人交給弟子行男女雙修淫行;這樣的明禁行是無上法,如果有愚笨的人不肯男女雙修,那就得不到成就。”宗喀巴還說:“未受密宗三昧耶戒之前,若與比丘尼或自己母、女、姊、妹或畜生女行淫,這是犯了根本重罪;但是如果受了密灌(的明禁行—三昧耶戒)以后,依密宗的雙身法雙修,不但不犯戒,而且還有大功德!”。

  祖師爺宗喀巴在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最后結束時,殷殷向學習廣論的人保證:“學員們!如是修習了菩提道次第廣論,接下來你們不用懷疑,一定會進入密宗道!”、“要入密宗道,得先要用財寶等供養上師,上師才會傳你密法。”、“能夠遵守上師所傳的三昧耶戒,則可以學習無上瑜伽的生起次第;生起次第學好了,就能學習圓滿次第的氣、脈、明點法,最后就可以修習男女雙修法了。”所以當一個人開始進入“廣論”研習班后,就已經不知不覺地、一步一步地,掉入下墮的陷阱之中了。

  《廣論》的三士道也是錯誤百出,對于《廣論》的學員而言,未來想要守五戒保住人身也很難作得到,因為《廣論》的本身就已經處處在為將來修雙身法作準備,里面的實修法“止觀雙運”就已經隱藏著將來修習雙身法的前行準備;例如日常法師生前說:“《廣論》要學得很有成就,才有可能去學習密宗道”。但是宗喀巴明明在《廣論》中隱晦地說:“如果廣論的行者,未通達在淫樂中空無我的真實義,但是一樣可以在淫樂觸中,執持心令心不去分別,則這樣的人,雖然還不解空性,但是也可以生起無分別定,二者并不違背。”也就是暗示學員:即使是《廣論》尚未學習完成,一樣可以同時兼修密宗道而得到成就,二者并不相違。一旦正式開始修密宗,則必然會違背《廣論》說的五戒:殺(必須血食、肉食以增強性能力)、盜(偷盜他人之配偶)、淫(與多眾生修雙身法)、妄(自謂我即是報身佛)、酒(喝酒當作吃甘露)。

  宗喀巴還接著隱晦地說,還沒有正式修習雙身法樂空雙運的人,也可以多分地證得無分別定,所以即使是對于《廣論》尚未修習完成的人,也有可能極多分地去修習雙身法中的“無分別定”。

  也就是說,宗喀巴的二本《廣論》,所鋪設的一切修行法門,全部都是為了修習男女雙身法為目的。

  《廣論》的止觀品到了后面,宗喀巴干脆直接挑明了說:“要緣自身為天色身、緣骨鎖、緣骨杖(即是修習生起次第第一灌頂“天瑜伽”),要緣于修風息、緣于風息生起細相、緣于明點、緣于明點融化光(即是修習圓滿次第二秘密灌頂),還要緣于喜樂(即是緣于圓滿次第第三智慧灌頂男女雙身修法)。”這是在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中白紙黑字以隱語指示應修雙身法,何止于司馬昭之心!

  也因此,多年以來,《廣論》研習班一直都沒有傳授廣論書中最后一個部分──止觀實修法門;所以信徒僅限于三士道理論上的研習。雖然日常法師生前數次說要傳授這個部分,但最后總是不了了之。

  所以,宗喀巴才會說:學習《廣論》的人,未來必會學習密宗道無疑!

  另外,《廣論》中要建立學員對于“性空唯名”的堅信不移,這樣才能深信男女性交中的喜樂與空性無二無別!

  然而這樣的空性見,只以眾“緣”而生萬法;卻不知藉緣能生萬法的“因”在何處;不但是違背了 佛在初轉法輪的阿含諸經中所說的“名色之外有入胎識本識”,也違背了二轉法輪大般若經中“(諸法)從本際來”,更直接的違背了三轉法輪中,佛說真如如來藏才是第一義諦。

  光是藏傳佛教中,其他的宗派祖師,就已經不能贊同《廣論》的“性空唯名”了,例如紅教近代的大祖師蔣揚米旁(不敗尊者),在《如來藏大綱獅吼論》中責備、用“下劣”這個詞來形容宗喀巴的性空唯名思相; 白教的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杰,強烈地批評“性空唯名”是“小分空”(只有一小部分的空),把這種空見叫作非真實存在的虛法“托體(substratum)”,現在的廣定大司徒仁波切,說性空唯名的思想是“不堪任宗教精進的基礎”(是一種無意義的哲學思想而已);花教中的大學者索南辛給(福德獅子),措詞嚴厲地批評《廣論》的空性見是“斷滅見”,認為這種見解根本是“被魔所迷”的見解。

  這些三大派的祖師,雖然并未實證佛所說的第八識真如,尚且都能看出:宗喀巴的性空唯名即是相同于外道的斷見、兔無角的戲論見。

  假使藏傳佛教這樣的成佛法門可以算數,那么日本許多拍攝A片的男優與女優們,他們都能夠遍身快樂,也知道那快樂是空無形色的“空”,那就應該都成為藏傳佛教的“報身佛”了。然而這算是那門子的“佛”?因為這與釋迦牟尼佛所教示的佛陀境界完全無關。

  在臺《廣論》隨學者,對《廣論》修學次第,涉入尚未很深,又未研討奢摩他與毗缽奢那二章,又未入金剛乘修學雙身法,還不構成如阿阇世王所犯之重罪;但是起修《廣論》時惡業種子已經被種下心田中,此邪法現在不修,將來緣熟一定會依其中“止觀雙運”的教導而修。應趁現在即將進入藏傳佛教密宗之前,如同末學一樣尋覓真善知識,天天作懺悔等事,直到好相出現,并修學明心見性之法,免除地獄業,這才是正途。】(《廣論之平議》徐正雄 居士著)

  學界公評:

  “精研佛教歷史的前臺大哲學系教授楊惠南說,早期瑜伽修行法在印度確是一種宗教行為,目前有部分藏傳佛教支派吸納了印度教的做法,將所謂性交修行也納入,這與釋迦佛所強調的傳統佛教精義確有極大出入,正覺的提醒及批判并不意外。”(2010.12.15 《自由時報》)楊教授精研佛法數十年,洞燭藏傳佛教非佛教的本質,令人贊嘆。

  除此之外,我們更看到了諸多善良的鄉親長輩,由于不知內情而競相夤緣喇嘛們,以求消災祈福;乃至貴為總統、市長者也不例外,莫不如是攀緣達賴喇嘛,都不知道達賴的真面目,使人不禁要問喇嘛們:“自己造惡業,還能幫人消業嗎?”最后請有智慧的讀者評一下理:知道所有內情的我們,該不該出來講明白、說清楚?我們該不該救護大家避免三度被害?

  保護了臺灣善良的女性

  就能免除臺灣男人被喇嘛暗中戴上綠帽子

  凡是想要修學佛法的人,請遠離與佛法全面背道而馳的藏傳佛教;凡是不想被喇嘛假借佛法名義性侵的臺灣女性,請遠離藏傳佛教;凡是不想被喇嘛們暗中戴上綠帽子的臺灣男人,請勸導您的愛妻與愛女遠離藏傳佛教。

  臺灣宗教類的性侵女性事件,以喇嘛教為最大宗;民間的道教神壇性侵事件,也是以喇嘛教的雙身法作為教義基礎而對女信徒實行性侵,所以喇嘛教是臺灣性侵事件的主要根源。我們還有更多喇嘛性侵臺灣女信徒事件等資料,以及藏傳佛教四大派祖師所傳授有關男女性交雙修的證據,都具足印在我們的出版品中,歡迎函洽本會索取相關資料。

  -----------------

  注:正覺教育基金會從事社會教育及宗教文化的教育,本會電話只有在夜間上課時才會有人接聽,白天請勿來電。索取具體的相關資訊,請來函本會免費索取:103臺北市承德路三段267號10樓。本會不向任何人勸募錢財,請拒絕任何人以本會名義所作的勸募。

BBIN体育BBIN体育网